变态传奇私服 | 同步各大传奇sf发布站每日刚开一秒中变传奇私服,新开1.85英雄合击,1.76复古传奇资讯
游客,欢迎您!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忘记密码
您所在的位置:变态传奇私服 > 新开1.85英雄合击 > 正文

中变传奇私服:迟到的忏悔

作者:变态传奇私服 来源:http://www.happyrnw.org 日期:2014-1-8 8:28:53 人气:104 加入收藏 评论:0 标签:

在回老家探亲的日子里,我和妻子梅兰拎着两瓶好酒,专门探望了本村家族一位年过90岁,且辈分很高的一位老人。说起这位老人,我和老人家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呢,那是孩提时代的“贼”事,总觉得害羞抑或不光彩,这么多年来一直尘封在记忆深处。时至今日,在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辈面前,我勇敢的坦白交代了50年前发生的那件事,老人家不记得了,但我的心灵得到了解脱,也算一种迟到的忏悔吧。
  时间上朔到20世纪60年代初,那年我上小学一年,还不到10岁,混沌而快乐。家里大人都忙于农田里的活计,几乎无暇过问我们小孩子的事,但我的学习一直很不错,还担任了班长。可后来我一度迷恋了看小人书,愿听“三国”“水浒”“三侠五义”里的故事,慢慢的与班里的四个同学,学着三国里的刘、关、张,跪天拜地,义结金兰,称兄道弟,安年庚排序,我是老大,绰号“大头”,老二绰号“二蛋”,老三绰号“眼镜”,老四绰号“水上漂”,时间长了,老师和同学们都称我们是“四人帮”。虽然我们四人关系密切,但从来不做坏事,咋开始小哥几个还算仁义,也都是班里的骨干,可后来“贼”事就出来了,现在想起来还很惭愧。
  记得那是个夏夜,天气似乎闷热闷热,生产队大院里放电影,电影什么名字记不清了,只记得是战斗片。院子里挤满了看电影的老老少少、男男女女。我的那三个小哥儿们不是我们村的,但一演电影就习惯性的聚在一起了,对电影,大家似乎兴致不高,聚在一起不消停的嬉戏打闹。
  电影刚刚开演,一个坏主意就发生了,从而导致了行为上的错误。。“这天也太热了,咱们弄几个瓜解解渴吧,村东头生产队的甜瓜园开园了!”提出偷瓜的是“二蛋”,这个家伙楞楞的,做事从不考虑后果,而且嘴特馋。不过那时的孩子几乎是没有零嘴吃的,或是说买不起,对瓜果的向往也就不言而喻了。一听说偷,大家内心都很恐惧,七嘴八舌议论不休,我当时没有反对也没有表示赞成。“二蛋”看我没有反应,朝我直嚷嚷:“大头,你就说句话呗,去还是不去呀?”我征求了大家的意见,结果大家在香喷喷甜瓜的诱惑下,齐声附和说:“去!谁不去,谁孬种!”虽然我心里胆怯怯的,但在几个哥们的怂恿下,还是应允了。
  天已经完全黑透了,月牙儿没了,星星也不是很多,我们伴着几声狗叫就出村了。不知是哪位大诗人曾经说过:“年轻人的罪恶里包含着某种诗意。”远处黑魆魆的,路边两排白杨树像是在检阅我们这支“偷瓜队伍”,玉米地里的蟋蟀在欢快地鸣叫着进行曲。骤然间,从脚边冷不丁地蹿起一只野兔,感觉酷似猝然浇了盆凉水一般,“霎”的打着寒栗而浑身颤抖,接着毛骨悚然、心跳气促,身不由己地停下,怵惕的左顾右盼一番,然后慌不择路地乱跑起来,惊得树上栖息的鸟儿扑腾扑腾的飞了起来。
  走夜路虽然我们人多,但我的心里还很紧张,心里在嘀咕,万一被抓住揍一顿呢?“二蛋”好像猜透了我的心思说:“怕球啊,眼镜他叔叔是大队头头,抓住了,不看僧面还要看佛面吧?”这个家伙总是常有理,但我能听得出来,平时他可是说话像个机关炮,现在嘴巴明显在哆嗦,说归说,想着甜瓜的诱惑,还是三步并作两步,紧跟着“偷瓜队伍”。
  瓜园离村子不足三里路,夜风徐来,瓜田飘来的香味越来越浓了,我们知道偷袭的目标就快到了。夜幕下掩映的看瓜人的瓜棚也看清了。此时此刻,我意识到我们就要动真格的了!内心既激动又恐惧,心在咚咚跳……
  “停”,“二蛋”手一挥,紧张的队伍立马打住,“弟兄们,战斗的时刻就要到了!是骡子还是马,咱拉出来溜溜。要不顾一切往里爬,舍生忘死偷大的,争取胜利抱回家。现在宣布三条纪律:一是要匍匐前进,动作要迅速麻利,不要弄出声响,不要磨磨唧唧的;二是不要恋战,得手后,咱们分头跑,最后在大路口集合;三是万一被逮住了,不能当叛徒!谁要背叛,就一辈子不理他!”那情那景,”二蛋“俨然一个久经沙场的将军,平时还真是小看他了。”二蛋“接着说:”看看大头还有补充的没有。”我说:“就这样吧,一切都要听从二蛋指挥。”“好!”大家齐声响应。
  瓜地就在前方20多米处,一面紧靠近道边,其他三面被玉米地包围着。在瓜地正中央,伫立着瓜棚,小门朝南,四根木桩,高粱破席环绕周围,顶部覆盖着发黄的麦秆和几块白色塑料布。看瓜的就是我的家族长辈赵大伯,有一年为生产队赶马车时摔断了腿,从此留下了一瘸一拐的后遗症,脾气古怪,但人很直爽、善良。
  我们先是潜伏在玉米地里,玉米地交错纵横,编织成绿色的天然屏障。我们匍匐着,向着瓜地望去,能够闻到那浑圆的甜瓜,散发着香喷喷的味道,馋的你直流口水,恨不能变成长臂仙伸手抓了去。偏偏那认真的赵大伯,却如鹰一般坐在瓜棚门口,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,旁边放着赶车的鞭子,身边一只大黑狗,忠实而机警地环视着四周。
  “二蛋”终究没有了耐性,在轻声咒骂着:“这老头,咋还不睡觉去!”我用手捂着嘴低声劝说:“别急,快了,这一袋烟抽完他就会睡觉,不要急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。”大黑狗也许听到了动静,朝着我们潜伏的地方汪汪叫。老四“水上漂”吓得放了一个山响的屁,“嘟嘟嘟”,还带出一串串“小屁仔”来,简直是臭气熏天。我们捏着鼻子忍着,大气不敢出一声。大家对着老四怒目而视:真操蛋!放屁也不看看火候!此时,却偏偏一只蟋蟀从裤筒子里钻进我的裤裆里,蟋蟀的爪子爬在大腿上把我痒得很难受,真想嗷嗷大叫几声。“不能这样干耗下去。咱们兵分两路吧,采取调虎离山之计”,我建议把人分成两伙。一伙从南面佯装进入瓜田,引出赵大伯;一伙潜在北面等候时机……,我的想法得到大家一致的赞同。
  没想到这一招真有效,赵大伯果然中计了,远远地听见了响动,便把鞭子甩得如爆竹般响亮。嘴里不断地叫骂着:“哪家的坏怂娃子!看我不打断他的腿!”我们心中有数,就算赵大伯过来了,只要不放狗,逃跑是没有问题的,依旧向瓜地靠近。赵大伯见以往的招数不管用,便动了真格的,挥着鞭子一瘸一拐奔了过去,南面的的“二蛋”和“眼镜”便立即撤退。见赵大伯返回了原处,便又卷土重来。如是几番,赵大伯恼怒了,竟狠了命地追赶过去了。那只愤怒的大黑狗,汪汪地叫着,使劲地绷着铁链,想挣脱,但铁链紧紧地将其束缚着……
  等候在北面的我和老四“水上漂”见机会来了,脱下裤子,裤脚一扎,做成简易瓜袋,便迅速的闯进瓜地。不择生熟,手忙脚乱,越急越摸不着,越摸不着越急,敛了就往裤筒里揣,那心蹦得好似几只小兔子在蹬……,我一声口哨,撤出瓜园,汇合在交叉路口。回来的路上,我们穿着小裤衩,背着鼓囊囊的瓜袋,阴阳怪调的哼着解放军进行曲,惊悚了沉寂的夜,村子里犬吠声此起彼伏,情是窃来的香,瓜是偷来的甜。到了村东头,我们哥几个狼吞虎咽地分享战利品,吃着,抢着,笑着,闹着……,不到一袋烟功夫,偷来的瓜全部被吃光。
  美中不足的是,近视眼的老三,逃跑时把眼镜掉在瓜地了,物证遗落在案发现场,如果赵大伯发现眼镜,我们肯定暴露了,所以我们增加了几分担心。果然不出所料,第二天一大早赵大伯一瘸一拐到学校找“驴脸校长”来了(因为脸长得特长,我们给他起的外号),我们躲在厕所里不敢出来。大家一致断定明天学校上间操时,我们将要接受全校师生的公开审判和讨伐。“驴脸校长”将会义正言辞、义愤填膺地发表演说:经查,某月某日的夜里几点几分,我校“四人帮”团伙……,他们的这种恶劣行径,严重伤害了百姓的利益和感情,严重损害了我校的形象和声誉。他们就是过街的老鼠、食堂里的苍蝇,是全校师生最大的耻辱!为了平民愤,正校风,更为了……不管什么人犯事,不管有多大后台,我们绝不姑息养奸,将一视同仁,重拳出击,严惩不贷,现在,把“四人帮”押上来,我代表学校郑重宣布……,恐怕我的班长也要被撤职吧!
  “等着宣判吧!”我们在忐忑煎熬中度日如年,但令人奇怪的是,次日间操上竟然风平浪静,只字未提偷瓜的事情。大家更是惴惴不安了,揣测着“驴脸校长”的意图。待到下午“驴脸校长”找我们谈话时,一改往日的咬牙切齿、严肃瘆人,变得和蔼有加、慈祥无比,我们才明白了事情的原委:赵大伯不是来告状的,而是专门送眼镜的!他临走时还一再对校长说:“都是些小娃娃,正成人呢,庄稼毁了是一季,名声毁了就是一辈子啊,就别为难他们了。这眼镜也不知是哪一个的,娃娃学习要紧,耽误不得……”
  从此,谁也没再提去赵大伯瓜地偷瓜的事。只是我们一想到赵大伯一瘸一拐奔跑的情景,想到赵大伯那一番宽宏大量的感人话语,大家心里不是滋味,觉得今生欠了老人家一笔心债似的…… ,基于这一点,50年后就有了迟到忏悔这个故事。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happyrnw.org/Article/3/667.html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更多>>网友评论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