变态传奇私服 | 同步各大传奇sf发布站每日刚开一秒中变传奇私服,新开1.85英雄合击,1.76复古传奇资讯
游客,欢迎您!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忘记密码
您所在的位置:变态传奇私服 > 新开1.85英雄合击 > 正文

1.85英雄合击不知道是谁杀谁的头

作者:变态传奇私服 来源:http://www.happyrnw.org 日期:2014-5-19 9:04:00 人气:0 加入收藏 评论:0 标签:

   烙月看了看侍卫之外,只见师傅温云霸站在宣德旁边。狠狠地看着自己,烙月待要挣扎,便已没了勇气。
   烙月只听着一声叫唤,身后袭来一阵飓风,烙月刺出去的枪随即偏了目标,竟没刺中,待要挥枪再刺,只觉胸中沉闷,五脏六腑剧痛,那还使得出力气来。这时侍卫已经赶到,几十把长枪将烙月死死夹住。
   烙月大喝一声,刺了过去。眼看宣德天子就要命丧当场。烙月只听后面一声大叫“孽徒停止”
   百官那挡得住烙月,很快烙月便在百官中踩出一条血路。没等侍卫再次赶到,已然站到宣德眼前。
   李耀庭没想到烙月如斯凶残,没等自己说话,便将长枪刺了过来。李耀庭慌忙闪躲,可仍是从手臂之上扯下一块肉来。待要阻止烙月,烙月已经追出殿外。
   烙月此时正杀得姓起,眼中皆是宣德天子,那还认得李耀庭,但见人挡在前面,举枪便刺。
   左拦右拿,前点后刺,将一杆枪舞得风起。侍卫那是对手,百官见侍卫不敌,慌忙护住宣德天子,退出殿外,烙月只是一路追赶,没想到却被李耀庭挡在前面。
   烙月待要拔出宝剑,只是宝剑已嵌入侍卫骨骼之中,竟是拔不出来。烙月随即舍了短剑,举起长枪,舞个枪花,大吼一声,冲进侍卫之中。
   烙月断喝一声,拿住长枪,用力一扯,那侍卫便身不由己地朝烙月飞来,烙月随即一剑刺下去,却是刺在侍卫颈脖之上,顿时鲜血长流。
   这时宫廷侍卫已进到塌前,扶起宣德天子,不容分说,长枪便向烙月刺来。
   烙月见一刺不着,慌忙一把捉住宣德天子,宣德一惊之下,慌忙脱掉龙袍,却乘势滚下御座。烙月见此,紧追不舍。
   烙月心中明白,毫发之间不杀掉宣德天子,自己便前功尽弃。于是奋力前越,一剑刺了过去,却正好刺在那太监心窝之上,太监倒在地上,鲜血染红了御塌。
   宣德天子大惊,慌忙抓过身边的一个太监挡在眼前。这时只听国舅杨荃大叫一声“侍卫何在”顿时从外门进来一群侍卫。
   烙月一惊,没想到阻碍自己却是自己的恩人,他冷喝一声,从袖中抽出宝剑,切断外衣,跃上前去。
   朝堂顿时一片慌乱,王慕慌忙一把捉住烙月外衣,大叫一声“保护皇上。”
   终于烙月再安奈不住了,扒开世人,朝御座奔去。
   宣德只是坐在御座之上,完全没有走下御座的样子。烙月此时眼中却是杀气尽显,好似喷出火来。王慕看在眼里,只是着急。
   烙月正自出神,要不是李耀庭叫他,他还兀自跪着,惹得世人偷笑。
   此时烙月脑中一片空缺,只是死死地盯住宣德天子,只要他轻微走进自己半分,烙月便从袖中抽出宝剑,结果了他。
   进得朝堂,只听百官三呼吾皇万岁后,才见一个长须老头从御座后走了出来,恰是宣德天子,待他缓缓做到宝座之上,这才淡淡说了声“平身吧!”
   烙月拿定留意,便在袖中藏了短剑,四人一同进宫去了。
   烙月大喜,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来了,只是自己尚未预备妥当。可是心中一挣扎,这是天大的机会,机不可失,错过了恐怕就没了。
   老侍郎王慕笑着对四人说“今科会考,三甲前十名皆不在榜上,皇上要亲试,没想到你四人皆在三甲前十。”说完兀自兴奋。
   四人没精打采地回到侍郎府,只当是要有一顿白眼,却见来了几个太监,四匹高头大马,还尽皆带着红花。
   很快大考之期便到,四人一同参加了会考。那知开榜之曰,四人一同看榜,三甲中均无四人,四人好不气馁,李耀庭最为失踪,只差是没哭出来。
   烙月叹了一口吻“这金钱权利到底有什么好,能让一个江湖好汉,先是毒害自家师傅,后又甘愿做人塌下奴仆?”烙月越想越觉得没意思,也懒得听是何事,便回厢房休息去了。
   半天请进来一人,烙月一看,险些叫了出来,面前之人不是别人,恰是他那巨匠兄王世坚。
   烙月一听国舅,心中顿生怨恨。当曰满门惨遭屠戮,与此人脱不了关系,便在后堂静静偷看,打量是何事?
   这时只听家丁来报,外门有人求见,说是国舅的侍从。王慕一听,忙让烙月后堂休息,让请人进来。
   烙月嘲笑一声,说道:“不知道是谁杀谁的头?”
   当下两人相认,王慕又是喜悦,又是担忧,便说道:“孩子,你这是在欺君啊,查出来是要杀头的。”
   当时王慕见张钦儿子张物鸣年纪幼小,甚是可怜,便想法救下,送去给了江湖朋友温云霸,只盼他阔别朝堂,做个逍遥之人。再看烙月,只觉与张钦酷似,心中便深信不疑。
   十八年前宣德登基,要搞一场空前绝后的庆典,没想到被前侍郎张钦劝阻,终极遭来满门祸害。
   王慕见烙月如斯样子容貌,心中犯疑,脑海中一搜寻,才想到张物鸣这个人。
   王慕正自希奇,只见烙月双膝跪倒,叫了一声“恩人在上,受物鸣一拜。”
   见到侍郎老爷,自是一番寒暄和客套。胡乱聊了半曰,侍郎老爷才叫管家领世人去厢房休息。烙月不走,却留了下来。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happyrnw.org/Article/3/769.html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上一篇: 博斯腾湖之旅
更多>>网友评论
发表评论